排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杨镭四次创业的奇迹

发布时间:2021-01-22 01:54:01 阅读: 来源:排屑器厂家

3月10日,由江苏移动牵头召开的SP(短信内容服务商)诚信联盟大会在南京举行,国内16家SP厂商参加了此次会议,在汪延(新浪网CEO)、马化腾(腾讯公司CEO)、王雷雷(TOM网CEO)等一大批人们熟悉的少壮派CEO身影中,有一位年长者特别引人注目,他长得极像台湾省演员寇世勋。他就是第一个将短信技术带到了中国,又第一个将中国短信发向了华尔街,被海外媒体誉为“中国短信第一人”的上海灵通网CEO杨镭。

3月10日的南京春意渐浓。在前来参加梦网SP诚信联盟的各大CEO当中,杨镭说他至少占了两个之最,除了是使掌上灵通成为国内最早一家凭借无限增值概念登陆纳斯达克的掌舵人之外,他还是在现役CEO中,每天发短消息数量最多的CEO。“我每个月要发将近2000条。”杨镭微笑。

杨镭说他是个性情中人,会在刚醒一睁眼时就想着这样玩手机好不好,十分钟没有电话或没有短信就会怀疑自己电话有问题了。他还喜欢看戏,即使是在说服投资者为掌上灵通投资的间隙中,他也会陪妻子一起到百老汇看音乐剧《妈妈咪呀》,会忙中偷闲去听王菲的演唱会。他说,自己一方面是个听朱哲琴的《丹顶鹤》就会流泪的人,另一方面喜欢玩移动宠物。“单位里的员工很多人都不叫我老板,而是叫我‘老大’。”他得意洋洋地向记者炫耀着。

而最吸引记者的是,他创办了三个公司,而他每次都会在公司运转良好、个人生活非常优越的时候选择离开,再从零开始,再创业。

第一次创业:中关村里的奋发岁月

“如果我不走,没准就是联想级的IT大腕了。”——杨镭

杨镭的第一次创业是在全国的IT中心——中关村。1988年,中关村刚刚形成,后来的许多大公司,如四通、联想等,都是在那时起家的。那时候一台386的电脑要万把元钱,486还没有出来。

“当时有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几个同学要搞一个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聊聊。我们4个人就跑到他家去了。大家边喝啤酒边聊,很有点激动人心。然后我们4个就开始筹划自己的公司,当时主要的业务只是电脑销售。”大家约定,项目完成后,所有利润留在公司用于发展。

第一个单子,公司靠关系倒腾了一台486,当时486值4万多元,他们赚了一大笔。

后来又陆续接到一些单子。很快,他们在中关村租了一层楼,公司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和测试室。从倒电脑起家,到开展系统贸易,一年可以做到几百万的生意,公司的成长非常迅速。当上万元户的杨镭,买了一双130多元的NIKE高帮鞋。那时他正读研究生,关系挂在单位,每月工资才102块。“那时穿NIKE鞋,感觉挺牛的,到了周末,我便穿着这双鞋去找其他三个人玩。在北京德胜门附近一家海鲜餐厅,一顿就吃掉几个月的工资。”

“那时候我们特别兴奋,心想着十年的钱都挣回来了!后来一笔生意就是几十万的,可是很奇怪,我再也没有激动过,再也没有对钱激动过。”

然而当公司运转正常大把赚钱的时候,杨镭却选择了远赴美国读书。“那时如果我坚持下去,没准就是联想级的IT大鳄了。但是我不后悔,我喜欢冒险,喜欢推翻了一切从零开始。”

第二次创业:把短信技术带到中国

“有天拿咱们家的积蓄,你到中国转一圈,赔光了你也就踏实了,你就不再喊这事儿了。”——杨镭太太杨镭念念不忘的是自己赴美国时带的两样东西:一个是自己粘的乒乓球拍,据说他的球技还相当好;一个是擀面杖——为了吃饺子,他说他最喜欢吃饺子,天天吃都没事。结果到了美国,球拍还好,会偶尔拿出来打两下,擀面杖却从来没有用过。因为他一下飞机,就被著名的电力制造巨人ABB看中了做了工程师,对学工程出身的杨镭来说,ABB提供的舞台再合适不过。

“我在国内的时候就和他们老板见过面,他很满意我,让我到美国来的时候到他那里看看,如果合适,就留下来,不合适,就去读博士。结果我选择了留下,现在想起来,比起一般的留学生,我的确要幸运得多。”

如果没有“创业”这个心结,或许杨镭到现在还在硅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是,对于喜欢冒险的杨镭来说,这样的日子实在没有挑战性。“我特怀念当年在中关村创业的过程,整天想着法儿做点事,我太太就说你怎么整天唠叨创业,有天拿咱们家的积蓄,你到中国转一圈,赔光了你也就踏实了,你就不再喊这事儿了。”

不久机会便来了。1995年的一天,波士顿技术公司驻亚太区的副总裁找到他,希望他能与他们结盟,成立销售短信技术和语音信箱技术的STI公司。这项技术原产于欧洲,缺点是只能发送英文短信,当时中国的硬件和市场都没有准备好。

杨镭一下子就兴奋了。“虽然当时那家公司投的钱很少,但是我觉得是个机会。”就这样,1995年,杨镭再次以创业者的身份站在了北京的街头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快速地成立了公司,购买了设备,并开始招人,然后去推销自己的产品。为了节约成本,他住在妹妹的一套空房子里,那是一个筒子楼的一楼,房子很小,进去是一张床,剩下的地方只够摆一个床头柜。那栋楼的门口堆满了自行车,楼道中百分之九十的灯泡是坏的。每天晚上他得扒开门口满满的自行车队,穿过黑乎乎的狭窄楼道回家。“一下子从美国那个漂亮的房子,到了这样一个简陋的环境,的确不习惯。”他坦言。

“当时我周围有很多回来的第一代海归,都做了首代,开凌志、奔驰,但我并不眼馋,我并不在乎那些东西。但是当8个月还没有一笔生意的时候,我还是有怀疑的,怀疑这个技术到底在现在的中国合不合适,幸好我坚持了下来。第8个月的时候,第一笔订单来了……”

“我当时重点就是把语音信箱卖给中国移动,原理很复杂,于是我举了两个例子,上飞机的时候,如果有人指导3排的从前门走,4、5排的后面走,那样就不会瞎上,机厢里也不会堵,我们的机器就是起到了这么一个指导作用。否则要是我们用一个computerbus,通过一个什么交换,他肯定蒙了。”杨镭把成功更大程度地归结到他的推销术,他说他能把复杂的事情通过很通俗的语言讲清楚。到1997年的时候,已经有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生意经他的手出去了,但那时候,他还从来没去过公司在美国的总部,也没见过那部机器是什么样的,仅有的,只是当初公司给的两张产品介绍。也正因此,杨镭被称为业界“最好的推销员之一”。到了1998年七八月份,STI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达到了70%,排在后面的5家公司分了余下的30%。

短信技术就这样来到了中国。

第三次创业:获得“风险投资之父”青睐

“我竟然还得帮助董事会寻找更合适的人来替代我的位置。但是没有办法,这就叫忍辱负重。”——杨镭

1999年,杨镭回美国过圣诞节。“当时我和太太已经在北京买了别墅,生活很安逸。”然而就是那一年在美国,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互联网的热潮,收音机、电台、报纸、广告全是startup(创始企业),铺天盖地的宣传让杨镭再一次热血沸腾,他一定要进入这个行业!他再次离开了收入丰厚的STI公司。

“第一我要进入这个行业。当时我特想进YAHOO,如果能进YAHOO,不给我工资我也干。我相信半年以后,公司一定会知道我是最好的;如果我能把YAHOO中国带回来做,肯定能做得特别棒。如果我进不了这行,就投资别人的公司,做风险投资;最后一招,就是自己搞.COM公司。”

有一天,杨镭在洗澡的时候灵机一动,冒出了网络情报的构想,“我把各个厂家的东西和价钱拿过来,都放到互联网上,对同类产品的差价进行比较。如果我能给厂家提供这种服务,它肯定有兴趣,当时这个商业模式就这么出来了。”他找了三个志同道合的人迅速成立了一家公司——RIVALWATCH,并开始写商业计划书,开始去找风险投资。

不久,杨镭幸运地遇到了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位大人物——美国“风险投资之父”阿瑟·罗克。阿瑟·罗克是一位传奇人物,整个美国的风险投资体系都是他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手建立的。“他是第一个投苹果的。他不止一次跟我说,他一生创办过500家公司,都很成功,很多家名列财富100强。他同样看好我们。”在他的帮助下,到2003年的时候,网络情报公司已经做得有声有色。“其实当这个CEO是很有点故事的,当拿到风险投资的时候,董事会竟然通知我说,这个CEO是暂时的,董事会会寻找一个更合适的人选来担当CEO。当时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受,有点‘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的想法。但是没有办法,这就叫忍辱负重。”于是这四年里,杨镭不断地帮董事会寻找能够接替自己的人,然而选出来的人却被董事会一个个否决,都认为还不如杨镭。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杨镭做了四年半的CEO。

第四次创业:用一年时间将掌上灵通从“弃儿”带向了纳斯达克

“我们两个星期里面走访了亚欧美三大洲20多个城市,飞行里程4.8万公里,举行了100多场投资说明会,与200多家机构投资者进行了洽谈。”——杨镭

2003年,杨镭再次选择了重新创业,总部设在上海的外资企业掌上灵通公司诚邀他加盟时,仅两个星期,他就果断地做出决定,只身飞往上海。2003年3月,杨镭正式就任掌上灵通CEO。而在杨镭接手前,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专营无线增值业务的公司已经连续三年亏损,当时董事会给他的任务是“在高速飞行中修理飞机”:不减缓营收增长势头,解决结构性问题。

掌上灵通的前身是英斯克公司的一个商务部门。英斯克成立于1999年6月,是中国第一家提供无线计费增值服务的软件供应商。2001年4月,掌上灵通从英斯克公司分拆出来,成为独立运营的公司。表面上看,分拆的原因似乎是因为软件业务的客户是运营商,而无线增值服务面对的是个人消费者,两种业务的商务模式完全不同。实际上,当时处于顶峰时期的英斯克将无线增值业务剥离,是因为更看好软件行业,要集中精力做软件。公司的4个创始人全部留在了英斯克,掌上灵通顿时变得像个弃儿。

上任后,他对掌上灵通网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杨镭调整公司架构,使它最大程度地合理化,充分发挥每一个员工的能力。他说以前公司的架构就像“很多块自留地”:“产品由一个项目经理负责,如果这个产品比另外一个好卖的话,你的收益就会比别人高,好比每个人都有块‘自留地’,离水源近的那块,条件得天独厚,打的麦子就多。这种环境,不是一个大军团作战的气氛。”杨镭努力打破了这个架构,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以公司的最终利益为重,而不是各自为战。

杨镭发动了地面营销攻势,向投资者传递“掌上灵通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讯息。一年内,他在全国建成了100多个销售点。随后,他又与美国特纳广播集团、ChannelV、日本索尼音乐等一大批全球娱乐内容商签订了独家合作协议,灵通网将他们的娱乐资源变成手机屏保、彩信、铃声和各种手机游戏。比如,签约索尼后,在上海像F4这样当红艺人的歌曲铃声只有在灵通网上才能下载。

杨镭还亲自试用各种公司业务,他用短信与远在美国的妻子沟通聊天,甚至吃药、添衣都用短信通知。他还试用各种彩铃,“我现在铃声是《两只蝴蝶》,以前我还喜欢过《披着羊皮的狼》、《挥着翅膀的女孩》等。”一年后,掌上灵通一举扭亏,销售收入涨了4倍,利润360万美元。

2003年下半年,掌上灵通开始考虑吸收媒体巨头的融资,初步的对象如索尼音乐、环球、迪斯尼等。“我们想借投资加强合作,但不希望对方收购、控股。有趣的是,在随之进行的审计、评估和谈判中,掌上灵通的市值节节升高。管理层和董事会意识到:这样融资还不如直接去上市!”

杨镭并没有对那次历时两个多星期的艰难的上市路演说太多,他只是简单地提供了几个数据:“我们两个星期里面走访了亚欧美三大洲20多个城市,飞行里程4.8万公里,举行了100多场投资说明会,与200多家机构投资者进行了洽谈。”

2004年,掌上灵通登陆纳斯达克,募资8500多万美元。从准备上市到成功,掌上灵通仅用了108天,这创下了“无线娱乐第一股”的辉煌。业界的评价是,掌上灵通的上市,意味着杨镭把“拇指经济”发挥到了极限。

而下一步,杨镭说,视频点播、手机网游将成为无线增值的热点,而WAP、彩信和移动语音业务增长平稳,今后的无线业务的方向和重点都在上述领域。

回顾自己一次次创业再离开再创业的过程,杨镭说:“对我来说,创业已成为了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我喜欢‘创业’的感觉,因为很享受创业过程中的每一步,哪怕这个过程是很艰难、很痛苦、很折磨人的。”

三国传说

我一点都不可口

乱世三国